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军事驿站 > 对话华策影视总裁:华策继《三生三世》后将做一部反腐题材作品

对话华策影视总裁:华策继《三生三世》后将做一部反腐题材作品

来源:www.weidenews.com  作者:伟德国际  2017-04-24 01:32:23 
对话华策影视总裁:华策继《三生三世》后将做一部反腐题材作品 《人民的名义》火爆荧幕之后,反腐题材影视剧在市场回暖,近日,华策影视集团创始人、总裁赵依芳在接受武汉新闻等媒体采访时透露表示,华策也正在做一部反腐题材作品。

赵依芳介绍,华策于2015年就已经购买了张平《十面埋伏》的影视改编权,目前正在研发剧本阶段。“经过十八大以来几年的反腐,“……通过文艺作品来表达反腐的力量、反腐的必要性,可能应该也是一个时机。”

近两年,华策出品了《何以笙箫默》《亲爱的翻译官》《微微一笑很倾城》《锦绣未央》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等热门电视剧作品。在众多爆款作品以及年产1000集的体量背后的,华策影视的操盘者,就是创始人、总裁赵依芳。1959年生的赵依芳曾任东阳市电视台台长、东阳市广电局副局长。上世纪90年代,赵依芳选择从体制内主动“下海”,成为影视圈的“92派”。2005年,她创立了华策影视。

华策影视创始人赵依芳

华策影视与华谊兄弟类似,都是2010年左右最早上市的影视传媒类公司:华谊兄弟走的是电影和艺人经纪的路线,而华策则侧重于电视剧领域。

2014年,华策并购克顿传媒,其制作、收入和利润规模在同行业影视民营公司里位居前列:2016年,华策影视业绩快报显示,其年收入同比增长了67.12%至44.4亿元,慈文传媒(002343)为18.31亿元,光线传媒(300251)为17.3亿元,欢瑞世纪(000892)为7.39亿元,曾经的龙头老大华谊兄弟(300027)为35亿元。

谈及华策内部如何操盘影视项目,赵依芳直言是要建好团队。“现在这个市场天天猎头东挖西挖,我这样的事对文化创意产业挺不合适。文化创意产业不是技术活,需要自己思想的沉淀、创意的积累、专业上软能力的培养和团队协同。”

从近两年的片单来看,华策集团出品的爆款的作品特点相当鲜明:由拥有粉丝基础的IP进行改编并选用最当红的年轻演员,如此炮制了多部颇受年轻群体追捧的作品。

谈及年初华策克顿出品的爆款电视剧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,赵依芳称,国际上也觉得这个剧是全球流行的剧目,“如果没有穿越生死的爱和价值观,光画面好看也是不够的。”赵依芳认为,作品的新意与深度,思想内核才是爆款的土壤,“(观众)看了作品以后,觉得要跟一些有想法的人议论一下,这是挖深的第一步,这样才有话题性、思想性、艺术性,挖深到最深层的东西——比如人性的东西像原子弹一样埋在底下。”

附:华策影视创始人、总裁赵依芳采访实录

武汉新闻:华策连续出品了多款爆款作品,如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、《微微一笑很倾城》等,背后有怎样的投资运作逻辑?

赵依芳:好多人问这个问题,也有好多人还问另外一个问题:你们年产一千集,你怎么管的。

第一,我觉得还是要建好团队。尤其现在这个市场天天猎头东挖西挖,我这样的事对文化创意产业挺不合适。质造爆款是我们的大战略,围绕这个战略来建立整个团队的体系。

文化创意产业不是技术活,需要自己思想的沉淀、创意的积累、专业能力的培养和团队协同。我们现在30多支创作队伍,建立起了人才培养、引进、升级的平台,有合伙人制、国外培养的计划,也有新人培训计划。另外,营销策略还需要努力,现在是信息爆炸时代,创意和营销不配套的话,也是爆不出来,这也是蛮重要的。

武汉新闻:华策内部运作影视项目时,从题材选择、制作到最后的营销战略,具体是怎样的体系流程?

赵依芳:现在公司有SIP的战略,有集团平台化的体系支撑,有大数据的支持。比如,你不能说盲木地单凭感觉认为哪个是爆款,或者今年的爆款到明年就不爆了,还是要有战略不断地去研究、去试,然后再去研发、筛选题材,不断整合爆款资源,建立起制作体系。

比如一些制片人,他之前没有掌控过几个亿投资的项目,那真的也是压力大的。怎么让他能够操控这样的盘子,他的眼界、评估、能力的组合,这些东西还是要有一些支撑体系。

这样不断地积累一个体系,沉淀一种观念,或者形成一种文化。好的企业,并不是因钱多才发展的好。把钱看的太重,把专业看的得太轻,把精神创意深处的东西,或者企业软实力的东西看得的太轻,这就是下一轮中国文化产业发展的过程中要解决的问题。

记者:爆款作品的特点是特别受年轻人欢迎,您有什么方法让自己始终敏锐地捕捉到现在年轻人喜欢什么?

赵依芳:我经常讲我是95后,我们都是95后,我们公司所有的人都是90后,什么意思?首先你有一点要明确,就是你的影视作品,哪怕是给老年人看的,你也要去彰显青春的力量,老年人也年轻过,青春是一个很美好的事情,去彰显那种爱的力量。

我们底下的团队经常开季会、战略会,整个团队里都有年轻人,那要听他们的意见。底下每支团队我们都要求看年轻人喜欢的东西,捕捉年轻人冒出来的东西,不管比如A站、B站。你做影视的,做前沿产业的,如果你这些不看,那你本身就不是这个行业前沿的人。

不管是现在的90后,还是我们当时十几岁的时候,很多东西是一样的。他的单纯是一样的,他的纯粹是一样的,他的冲动是一样的,他的理想是一样的,他的叛逆也是一样的。只不过表现手法不一样,以前可能是十几岁看《红楼梦》那是叛逆,现在是手机里玩游戏是时髦。每个时代青春的表现不一样,但影视一定要做青春的力量。

《解密》要拍电视剧,第一次提出用陈学东的时候,他肯定会想“合不合适”?那我们很明确地说,真不是因为有粉丝去选陈学东。其实回头去看,英雄成为英雄也是正当青春时,那个时代,那一群人有向上的力量、青春的力量、要改变的力量在引领着,所以我们做影视的也一定要朝这个方向努力。

武汉新闻:最近反腐题材电视剧《人民的名义》非常受欢迎,华策是否也有拍摄反腐题材影视剧集的计划?

赵依芳:2015年我们买了著名作家张平的《十面埋伏》版权,现在在剧本阶段,在好好打磨剧本。

记者:做反腐剧的难度在哪里?

赵依芳:选择题材的时候,要符合社会发展体系。

其实十年以前反腐题材是很热的,像《黑洞》等等。经过十八大以来几年的反腐,也是越来越自信了。这个时间点再选择一些经典的好的反腐题材,去做适当尺度的作品,通过文艺作品来表达反腐的力量、反腐的必要性,应该是一个时机。

记者:中国的影视作品走向国际市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现在正处于什么阶段?需要克服哪些困难?

赵依芳:我觉得目前更多地也还是开门让大家看过来的阶段,你看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,国际上也觉得你这个剧是全球流行的剧目。

首先,从作品一个一个市场去拓展,在拓展中去学习人家市场的定位,不断地去吸收各个区域影视产品的观众需求,再用我们的中国故事去接轨国际化的理念和制作体系,渗透进去。第二步,你可以在渗透的过程中提升你的能力,比如说从制作到发行的合作,再到一些专业化的投资,这样我觉得可能到第三个阶段,你会把你的企业定位为中国的国际化公司。

我们希望能够在投资和作品上有比较深度的合作,有一些深度的市场开发,包括华话剧场的营运,包括一些IP和国际一些巨头联合的开发和制作,全球共同的营销。

从产品本身的角度来说,为什么国际市场不断认可我们,这就需要两样东西,一样是创新,一样是深度。创新是很难的,也很容易失败。创新的话,首先要定位审美风格,比如说你到底是不是最亮眼的,最能体现你气质的。

还要有深度,你看了一部作品乐以后,觉得有跟有一些有想法的人议论一下,这是挖深的第一步,这样才有话题性、思想性、艺术性,挖深到最深层的东西,像人性的东西像原子弹一样埋在底下,几十年你都觉得这个东西还能打动你,就是那种东西全世界都会买你的IP。

他们说《三生三世》好看,我经常讲,如果这里面没有穿越生死的的爱和正向价值观,仅有画面好看也是不够的。你看了以后,觉得有所启发,除了好看,很多东西可以在当下放下,很多东西要坚守,这种故事,加上技术和创作,那就肯定全球都会买。这几年不管是从国家领导人的外交战策略来看也好,还是“一带一路”,我深信这一波是文化创意产业走出去的极好机会。

记者:依照好莱坞,许多影视公司都是通过并购、外延、重组做大做强,但目前国内监管环境对影视并购有收紧趋势,这是否会对华策造成影响?

赵依芳:我觉得影视文化创意产业和金融资本市场,是各自专业性很强、个性很强很鲜明的一对恋人,所以一开始很陌生,马上就是热恋,很高兴,然后泡沫马上就来,所以接下来要沉淀一下,更好地去彼此支持。

中国影视创意产业整个发展要升级,行业本身就要不断地成熟,不断地做强。此外,我觉得监管或者资本市场对整个行业的支持,也是要不断地成熟,不断地去符合这个行业的规则。

总体来讲,未来更加深度地去探讨这个产业,因为泛娱乐产业不是讲讲而已的,影视产业是将来的主消费。如今,国际巨头和整个行业都开始将目光投向中国,中国的娱乐产业事实上是被低估了,远远没有到需要谈论天花板的时候。

新闻推荐

新闻速递

精彩美图